新闻中心

运十设计师:我们买飞机的钱比百座金茂大厦还高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5-23 09:20

运十设计师:我们买飞机的钱比百座金茂大厦还高

启动、滑行,机头昂起,直插云霄。2017年5月5日下午,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我国首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具备国际主流水准的干线飞机C919成功首飞。在欢呼庆祝的人群中,87岁的程不时是特意来见证这一时刻的。

程不时:这个是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刻,是一个重大的台阶,在我们国家的航空发展史上,将是很浓重的一笔。

从1970年,我国自主研制的运十飞机立项,到C919成功首飞,中国人的“大飞机梦”穿越了47个春秋。作为运十飞机的副总设计师,程不时则亲历了这一梦想步履蹒跚的曲折历程,也因此透彻地理解这一梦想的现实意义。

记者:也就是在这个产品背后,还蕴含着更多的意义?

程不时:蕴含着就是一个大的台阶上去。

记者:您指的这个台阶是?

程不时:这个台阶是民族的一种能力,中国人是不是一个缺了翅膀的鹰,这外国人曾经说中国,你中国是一只鹰,但是你没有翅膀,你没有这种大的民用机,这个民用机在现代的大国的发展中间,是起非常重要的作用。

记者:但是也有人讲,说国外先进的一些制造工艺,已经很成熟了,飞机我们长期这样一种购买方式,也已经进入一个正轨,那么现在再花这么大的精力,来做这样的飞机,必要性真的那么大吗?

程不时:曾经在上个世纪,有的人很感慨,中国各方面都有了,但是缺两个东西,一个就是没有大型运输机,第二个就是没有航空母舰,这个两项,一个在军事上,一个是在经济发展上面,非常重要的两笔,这个我们没有深进去。

记者:现在航母我们已经入水了。

程不时:所以我认为,在民族发展中间一个重大的步骤,中国为了去买外国的飞机,我们要出售几亿件衬衣,才能换回来一架飞机,我们中国人,难道就永远在这个低端上就这样子吗?我们买飞机的钱,有的人做过计算,用崭新的百元面额最高的钞票堆起来,已经比上海的金茂大厦还要高,不只是金茂大厦,比十座金茂大厦要高,不止是十座,比百座金茂大厦要高,已经伸入太空里头去了,像孙猴子的金箍棒一样的,伸到太空里去了,这样的柱子截一段下来,用到国内,你看看它要带起多大的文化的兴起,技术的兴起,工业产业的更新。

用47年的时间参与并见证大飞机的起飞,这对于一个从少年时代就怀有航空报国梦想的人来说,是一种值得欣慰的人生。1930年,程不时出生在湖南醴陵,日本战机的轰炸,让那一代人的童年蒙上了战争的恐惧。

程不时:我的中学小学的大部分时代,就是在逃难的中间,我亲眼看到日本飞机对我们中国的轰炸,本来我是对飞机,是一种很屈辱的感觉,挂着红膏药的日本飞机,在空中很低的盘旋,这样的威慑下面,对他们产生了很多的恐惧跟憎恨,但是我在初中的时候,到了桂林,桂林在抗日战争时期,曾经是美国的飞虎队,跟中国空军的联队,是驻扎在桂林,所以我在天空常常看到,画着鲨鱼牙齿的飞虎队的飞机,跟日本飞机进行空战,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从原来的一种很惧怕的感觉,形成了一个要起来奋斗的这样的精神。我当时在我初中三年级的时候,13岁,我当时就下定了决心,我长大了要为中国设计飞机。

17岁那年,程不时如愿考入清华大学航空工程系,这是近代中国第一个航空工程系,在校期间他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

程不时:开国大典的晚上,全城举行提灯游行,当时盛行这一点,各个单位扎了很多灯笼,我们当时就商量,我们航空系应该扎什么灯笼,后来想我们做一架飞机吧,造一架纸的灯笼飞机,做了很大。

记者:那怎么飞起来呢?

程不时:不是飞起来,是一个车子推着。

记者:花车一样的?

程不时:一个花车一样的,这是新中国设计的第一架飞机,是一架纸飞机,然后我们经过天安门的时候,天安门上面刚选出来的国家领导人,鼓掌,一片鼓掌,我想他们并不是对这个灯笼的一个赞扬,而是对前面一个条幅,清华大学航空系,后面有一架很大的飞机,像真的飞机,是对我们的志愿的一种鼓励,所以我们后来去游行,经过北京的各种大街小巷的时候,两边观看的群众,有的看到我们就喊,希望你们将来,为中国真的设计飞机出来。

1951年,程不时从清华大学毕业,从事了新中国第一批飞机工厂及航空发动机工厂的建厂设计工作。在新中国开创了飞机设计事业之后,他又成为我国第一架喷气式飞机歼教1的总体设计师,不仅如此,我国的“初教6”和“强5”等机种,也是在程不时担任总体设计师时完成研制与定型工作的。

记者:怎么从军用转到民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