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O俱乐部

伊克罗斯 《罂粟花一朵》 ...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02-27 10:48

一朵罂粟花

四梦神墨菲斯、伊克罗斯、幻塔索斯和奥涅伊罗斯在意大利与山羊座黄金圣斗士艾熙尔德恶斗的时候,帕西提亚如同往常一样正在照看黑海北岸边上的罂粟花海。四梦神小宇宙爆发的动静太强烈让她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工作,起身遥望意大利的方向。当四梦神的小宇宙逐渐消失的时候,帕西提亚平静的脸庞终于松动,难以置信地扔下手中的罂粟,一眨眼白色的身影就从茫茫花海中消失。

许久没有动用神力的帕西提亚瞬移赶到四梦神小宇宙消失的地方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四件散发着宝石光芒的冥衣孤零零地散落在狼藉的废墟里。不能接受的景象让帕西提亚止不住地浑身颤抖,提着长裙的手抓得紧紧的,连青筋都冒了出来,咬牙切齿:

“圣斗士……”

“雅典娜……”

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帕西提亚的身旁,帕西提亚看着前方直接问,“杀害了梦神的圣斗士在哪?”

“启禀女神大人,睡神大人让在下恭迎女神大人。”跪在地上的冥斗士不卑不亢地说。

用眼角瞥了一眼那个依然跪在地上的冥斗士,帕西提亚收回已经迈开的步伐,她本打算循着圣斗士残留的气息追杀过去,不过,现在……

“哼,带路。”

帕西提亚露出讽刺性十足的笑容,

她差点忘了还有修普诺斯那个该死的混蛋!!!

依然还是死睡二神下棋喝茶的那个露台,只不过现在坐在死神的原来那个位置的是金发蓝眸的帕西提亚。

从坐下开始,帕西提亚就没有动过面前的茶,她只是狠狠地瞪着对面那个依旧怡然自得自顾自喝茶的神不说话。

“你不喜欢英国红茶?”修普诺斯不痛不痒的问帕西提亚。

桌子下帕西提亚的双手早已握成拳,尽全力地克制住自己,“除了这个,你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相对于妻子咄咄逼人的发问,修普诺斯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拿着茶匙不紧不慢地搅拌起来,看着旋转的漩涡慢悠悠地开口,“你是说四梦神被圣斗士打败的事吗?”

修普诺斯轻描淡写的态度终于惹怒帕西提亚,“他们可都是你的孩子!!”

修普诺斯把考究的茶杯送到唇边,金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冷酷,“哼,那是他们自己太过狂傲,”明明交代过不可轻视狡猾的人类,为什么一个两个都不听他的劝告?喝了一口红茶的修普诺斯再看向帕西提亚,“说到底还是他们实力太弱。”

“修普诺斯!!!”再也无法忍耐的帕西提亚暴怒的拍案而起,应声而裂的桌子碎了一地,溅起的碎片划伤了她的手,但是激动的帕西提亚浑然不觉,湛蓝的眼眸恨得不灭了修普诺斯,“我说过我不希望他们参加圣战!!”

帕西提亚过于激烈地反应让修普诺斯皱起了眉头,一松手手中的茶杯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手帕。修普诺斯从椅子里站起走过去握住妻子受伤的手细致地为她擦拭,手帕经过的地方伤痕很快消失,

“我们都是陛下的战士,你应该明白。”

“可是……”帕西提亚还想争辩。

“嘘……”修普诺斯伸出食指压住妻子的红唇,贴着她的脸颊刻意压低了声线,“没什么好担心的,两百多年之后封印自然就会解除。”

“就当是对他们的磨练……”后面的话因为含着帕西提亚丰润的耳垂咕哝得让人听不清,熟悉的感觉降临的时候帕西提亚没好气的只来得及抱怨每次都是这招就不敌修普诺斯的神法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死神和睡神的露台上只剩下一地的残骸和绕着廊柱兀自热烈开放的玫瑰。

伊克罗斯_赫斯提亚_冥王神话伊刻罗斯

*

不知睡了多久,帕西提亚才从这场深沉的睡眠中悠悠转醒。一睁眼,映入眼帘的既夸张又华丽的贵族式城堡装饰明显不是她那阳光都照不进的黑海边的洞府。

没错,睡神修普诺斯住在山洞里,当然后来因为成为冥王大人的亲信在爱丽舍乐园也有自己的神殿。

神话时代,帕西提亚也经常往返于爱丽舍与黑海之间。

后来基本就待在黑海的山洞里了,照顾照顾那堆罂粟花啊还有洞底的那条河啊什么的。

你问为什么?夫妻感情出问题了?

废话,冥后大人不在了嘛!

她一个下属女眷老跑去那晃悠干嘛,再说,自从有了圣战,修普诺斯不是忙着策划这策划那就是忙着上战场然后被关进小匣子里= =!她可不是像他们那样的战斗人员,她是家属,是待在后方的,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小女神一枚,要是被抓做人质,修普诺斯绝对会亲手灭了她!

帕西提亚懒洋洋的躺在白天鹅绒的被褥里,睡得太久骨头都稣了,不想动,脑子里各种各样的想法窜来窜去。伊克罗斯

圣战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了?

看看他们那些一级大神一个闹不和就给那么多神和人添了那么多麻烦!现在连她的儿子们都搭进去了,真是超级不爽!虽说两百多年之后小鬼们照样活蹦乱跳,但是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又被迫参加这坑爹的圣战啊!

这都打了多少年,循环往复的,有意思么?

不行,下次一定不能再让小鬼们转生了,直接逮回黑海跟她种罂粟!

“醒了?”还是神父打扮的修普诺斯端着托盘走到床头。

“哼。”余怒未消的帕西提亚扭过头不看他。

修普诺斯把托盘放在床头柜,自己在床边坐下,环抱着胸,“我答应你这次一定会打败雅典娜就是了。”

“真的?”听到这个,帕西提亚终于看向修普诺斯。

修普诺斯嘴角微翘的角度很自信,“这次一定万无一失。”

帕西提亚坐了起来,“狠狠的教训那丫头!”帕西提亚从神话时代起就非常讨厌雅典娜,再加上这次的梦神的事情,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帕西提亚非常想直接杀到圣域。

“有我能帮忙的吗?”好歹她也是女神一枚,帕西提亚问。

这是那么多年来帕西提亚第一次主动提出参加圣战的事,看来,四梦神的冲击确实非常大。

“不用,”修普诺斯把牛奶递给帕西提亚,语调很平静,“你要是不想待在黑海,可以去爱丽舍。”

事实上,修普诺斯更希望帕西提亚能定居在爱丽舍乐园,毕竟那里是只有神才能到达的领域。黑海他们的家虽然说也有神力的照拂,但是还是在大地上。心思缜密的修普诺斯担心那里终究有一天会被雅典娜的势力侵蚀。

“不去,”帕西提亚喝完牛奶说着一沉不变的话,“还是黑海舒服。”

“你就不怕我出轨?”修普诺斯接过空杯,调笑着问。

赫斯提亚_冥王神话伊刻罗斯_伊克罗斯

帕西提亚怔怔的看着修普诺斯,先是一愣随即皱眉最后舒展,一掌拍在修普诺斯的肩膀上,“放心,我没那神力把仙女变成薄荷。”

出轨?

这在他们的世界里好像笑话一样。不说风流史战绩彪炳的宙斯,连据说最深情最专一的冥王大人都有情人了——两个,下场都不怎么样——要说修普诺斯没有情人帕西提亚是不相信的,奥涅伊罗斯就不是她生的。

算了,这都不是什么好纠结的问题。

“你一定要让雅典娜输的灰头土脸啊!”帕西提亚认真的说。

“当然。”

“修普……”

“嗯?”

“我才发现,你这次的样子很不错嘛!”

金发,她最爱金发!

而且还是神父,禁欲系啊!

修普诺斯微微弓下腰,让帕西提亚能顺利的□□那一头金毛,哑着声音提议,“那要不要试试看?”

“!”帕西提亚的手顿了顿,撇撇嘴,“算了,要是怀孕怎么办?还算是你的孩子吗?”

修普诺斯耸动着肩轻声笑了起来,搂住帕西提亚,“那么多年了,你还是那么可爱。”

帕西提亚一掌拍在修普诺斯现在的脸皮上,“嘿!哪有丈夫怂恿妻子出轨的啊!”

“不都是我的灵魂吗?”修普诺斯顺势将下巴搁在帕西提亚的肩上,往她耳朵吹气。

耳际传来的瘙痒感觉让帕西提亚缩了缩,又恼又羞,“对我来说不是啊!”她怎么能和别的男人的身体纠缠不清呢,就算是修普诺斯的转生也不行!

“呵呵,”修普诺斯低沉的笑了起来,胸腔震得帕西提亚头皮发麻,“那等这次圣战结束,帕西也转生好了。”

随即覆上帕西提亚丰润的嘴唇。

唇齿相依间,帕西提亚犹在挣扎,“修普……不要……”

“不进行到最后一步,行了吧……”修普诺斯含糊不清的说,继续手下的攻势。

所以说,圣战给神添了多少麻烦啊!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问我这是神马= =!

我想找找那种自然而然写到尾一气呵成不删改的感觉。

网王那篇推敲剧情编造台词已经把我拖得心力交瘁,我现在急需转换一下思维。伊克罗斯

努力enjoy不认真随便写的感觉~